欢迎光临环球旅游资讯

巧夺天工的赭崖上往事随风——甘肃天水麦积山

2016-1-15 | 来源:环球旅游资讯 | 点击:

导读: 都说“麦积烟雨”是最美的,到的时候却天气晴好。   从停车的景区门口到麦积山脚下,还有好一截路。搭乘电瓶车沿一江碧水弯曲前行,两岸林木葱茏。天水是长江、黄河两大水系流域,气候湿润、草木明秀,大异于西北。但对于我这个看惯青山绿水的四川人而言,也不过见惯...

都说“麦积烟雨”是最美的,到的时候却天气晴好。
  从停车的景区门口到麦积山脚下,还有好一截路。搭乘电瓶车沿一江碧水弯曲前行,两岸林木葱茏。天水是长江、黄河两大水系流域,气候湿润、草木明秀,大异于西北。但对于我这个看惯青山绿水的四川人而言,也不过见惯不惊。
  真正的惊讶是在看到麦积山时——电瓶车停下,一抬头,一座赭红色山岩作为方圆十里内唯一的突起,陡然出现密林之上。古陇西有碾冬场的习惯,夏季麦子收上场之后,反复晒干,然后圆形为基,搭成上大下小的垛子。这丹霞地貌的山岩呈椭圆形,以“麦积”譬喻,可谓惟妙惟肖,大抵来自当地农民的创意吧。
  此刻虽隔得远,也仍能看见其上草灰蛇线般曲折向上的栈道,以及山体上密密麻麻犹如蜂巢般的石窟。想到每一窟中都有神工般的雕塑,不禁激动起来,微微颤抖。

丝路的脚印
  麦积山石窟的开凿,与丝绸之路有关。
  汉代,古丝绸之路畅通后,甘肃成为中国境内的丝路主段。翻开中国西部版图,你会清楚地看见,丝绸之路是怎样如叶脉般连接起众多的著名石窟:从甘谷大象山石窟,到永靖炳灵寺石窟,从敦煌莫高窟,到武威天梯山石窟,到新疆龟兹石窟……在历史上,佛教正是沿着丝绸之路走向东方,这些石窟,便成为铭刻足迹的宗教驿站。
  麦积山,正是丝绸之路的一个鲜明足迹。
  沿栈道云梯向上攀爬,尽管有护栏的栈道,往下一望,还是不禁腿软。昔日石窟的开凿是从下堆积木材,达到高处,然后施工,营造一层,木材拆除一层,直到山脚。仅北周大都督李允信为其亡父营造著名的七佛阁时,就动用人工40万。直到现在,当地还流传有“砍完南山柴,修起麦积崖”的民谣,这个比喻让人想起“阿房出,蜀山兀”的《阿房宫赋》。
  从南北朝十六国的后秦时期(384年-417年),麦积山开始营造。此后,它在西魏、北周、隋、唐、五代、宋、元、明、清的更迭变换中,不断开凿或重修,逐渐成为一座从山脚到山顶遍布佛窟、泥塑的“东方宗教艺术馆”。即使多次遭遇火灾、地震的破坏,至今的麦积山,仍保存窟龛194个,泥塑、石刻造像7800多尊,壁画千余平方米。
  它经历的变迁太多,更迭太多,最终留下的风格印记也丰富。第4窟涅?散花楼,窟顶壁画上的伎乐天人,衣着轻薄贴体,衣纹流动,花冠、连珠缨络、项圈、臂钏刻画精致,是典型北周风格;123窟中的维摩诘经变,佛像生动秀美,菩萨清秀、苗条,是典型西魏风格;西崖中层东端的165窟,左右各立的中年女性供养人,高髻花冠,弯眉凤目,外着交领长衣,右边腰中系带,长裙盖足露脚尖,是宋代女性的温婉秀丽……
  终于,到了第43窟。
  这是个奇特的所在,它的外形为崖阁式,模仿汉代宫殿结构,出檐,有尾、额枋、斗拱八角型或四角型列住。一进外门,就有金刚站立两旁,金刚红脸赤发,姿态威武。而在涧中正坐的佛像之后,又有双龙椅及2侍女的浮雕。在正佛身后的浮雕双龙椅壁下,有一个长宽均在丈外的石窟。
  在同一栈道的44号窟,有一尊高约1.6米的佛像,双足跏趺,通肩袈裟,右手作无畏印,左手作与愿印,衣裙上仍残存着些许彩绘的痕迹。佛像眉目细长,端庄典雅,双目垂视冥冥众生,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情态。
  开凿于同一时代的43、44窟,和一段凄绝的历史有关。

往事如风
  麦积山石窟有许多传说故事,野语村言。但实际上,与麦积山石窟相关,载入正史的事件,抽丝剥茧出来,竟比民间传说更加凄婉动人。
  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中最混乱的一代,公元535年,西魏由北魏分裂出来,开国皇帝元宝炬是被重臣宇文泰拥立的傀儡皇帝,但鲜卑一族,不乏痴情种子,比如元宝炬的父亲元愉,对他的母亲杨氏情深义重,后被其兄北魏宣武帝双双杀害。
  元宝炬也算是一位情种,只不过他太懦弱,一生被宇文泰摆弄——包括感情。那时他的皇后是乙弗氏。一个自幼温柔娴静,不苟言笑的鲜卑贵族之女。在《魏书》中,当了皇后的乙弗氏生性节俭,平日穿旧衣、吃蔬菜,从不配饰珠玉罗绮,为人仁恕且没有嫉妒心。元宝炬有多爱她?从她16岁进宫开始,元宝炬便不停地和她生孩子,一共生了12个,大多夭折,只剩太子元钦及武都王元戊。
  在乙弗氏三十岁这一年,她的平静被打破了。元宝炬只是个傀儡,把握朝政的宇文泰说,我们应该和柔然国交好。怎么交好?和亲。但柔然的阿那瑰可汗说,若想娶他的女儿,则必须让她做皇后。于是,538年二月,懦弱的元宝炬下旨废去乙弗皇后,令她逊居别宫、出家为尼。
  出家为尼,只是个幌子。元宝炬仍常去冷宫探望这位废后。年仅14岁的新皇后郁久闾氏在草原上长大,她不懂“不妒”的礼教,她只知道自己的丈夫非但不爱自己,还骗了自己。郁久闾氏愤怒了,向她的父亲哭诉,在柔然的施压下,元宝炬把次子元戊派为秦州刺史,让他带着母亲一同赴任。

皇后的眼泪
  天水,便在古时秦州的地盘,麦积山此时已是著名的佛教圣地。就在现今的43窟,奉旨出家的乙弗氏一身缁衣,一盏青灯,开始了波澜不兴的清修生涯。
  但,元宝炬忘不了乙弗氏。这个懦弱的男人,既没有保护她的勇气,也没有放下她的能力。一时间,麦积山忽然热闹了起来,石窟的开凿、佛像的修筑,比平时积极了许多。元宝炬甚至偷偷写信给乙弗氏,让她蓄发,自己一有机会就把她接回来,“密令养发,有追还之意”。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这个消息彻底激怒了已怀孕的郁久闾氏。
  柔然的阿那瑰可汗不能忍受女儿受一点点委屈,540年,柔然出兵犯境,宇文泰大发雷霆,和亲本为的是联盟,这次居然和出了战火!在内外双重压力下,元宝炬再一次屈服了,他颤抖着手,写下一封赐死诏书,命中常侍曹宠捧往秦州。
  接到诏书,乙弗氏,这个自幼便贞静安详的女人接受了自己的命运。她流下泪,说,“愿至尊享千万岁,天下康宁。死无恨也。”她和次子武都王元戊诀别,又留下遗言转呈长子皇储元钦,其辞甚是凄怆。人生的跌宕,似乎让她看清了繁华的虚无,乙弗氏请来僧人应供、做法事,又亲手给自己的数十名侍婢一一剃发,令她们出家。然后走入佛像背后的洞穴中,以厚被压在自己身上,窒息而死。
  柔然退兵了。但郁久闾氏开始经常做恶梦,梦见乙弗氏向她索命,这是良心的谴责罢,以乙弗氏的性情,死后也不会变为厉鬼。连夜的噩梦摧毁了郁久闾氏的精神,不久后,她死于难产,年仅16岁。这个柔然女孩不是天生的恶人,她只是骄傲而任性,却遇到了一个不能负责的自私男人。
  乙弗氏死后,她的儿子武都王元戊就地开凿了洞窟,将乙弗氏的棺椁葬入其中,这个洞窟,被称作“寂陵”。据说,在移棺那天,两朵白云飘飘摇摇地,先进了43窟,“神柩将入,有二丛云先入龛中,顷之一灭一出”。
  隔壁的44窟也开凿了。供奉的主佛像仔细看,面容分别是一位贵族仕女,她蛾眉凤眼,嘴角含笑,慈悯俯瞰,恬静、安详……那一千五百年来神秘的微笑,如蒙娜丽莎一般捉摸不清,被国际塑像艺术界称为“东方的蒙娜丽莎”。据说,那佛像的面容便是依着乙弗氏所塑,这座佛窟,也成为武都王对母亲最痛切的追思。
  十几年后,元宝炬死了,死前遗嘱要与乙弗氏合葬。他和乙弗氏的儿子元钦继位,成为再一任的傀儡皇帝。元钦比他的父亲勇敢得多,他不受宇文泰的指使,被废、被杀。值得一提的是,他一生中唯一的爱妻,正是青梅竹马的宇文氏——宇文泰的女儿。《北史·后妃传》称宇文氏“专宠后宫”,元钦未置过任何嫔妃。元钦被杀后,宇文氏自杀殉情。他走得直接,她也爱得干脆。
  一千五百年的云烟聚了又散,散了又聚,如今留在我们眼前的,只有麦积山上密如蜂房的洞窟和洞窟中巧夺天工的塑像,和塑像背后或被史册记载,或被历史湮没的一个个故事……
(文字作者:豹小白)

上一篇:在永济五老峰,俺们过的那些天神

下一篇:没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