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环球旅游资讯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2015-12-1 | 来源:环球旅游资讯 | 点击:

导读: 1997年,大研古镇的小桥流水。 郝吾辈/文 我没有刻意隐藏,也无意让你感伤,这是约20年前的丽江影像。 那时我是初入社会的年轻人,青春作伴爱游荡,大研古镇给我留下深刻印象: ——古镇石板路上,白发苍苍,羊皮披肩的纳西族老太太,从容慈祥。...

1997年,大研古镇的小桥流水。

郝吾辈/文

我没有刻意隐藏,也无意让你感伤,这是约20年前的丽江影像。

那时我是初入社会的年轻人,青春作伴爱游荡,大研古镇给我留下深刻印象:

——古镇石板路上,白发苍苍,羊皮披肩的纳西族老太太,从容慈祥。

——流水带着玉龙雪山的气息,从家家户户门前流过,刺骨而清澈。

——纳西宅院中藏龙卧虎,虽偏居滇西北崇山峻岭中,却尚礼崇文,舞文弄墨,巫医卜算的神人辈出。

——宣科的纳西古乐会还属草创阶段,一帮颤巍巍的耄耋老人演奏《浪淘沙》,有的在台上睡着了,有的三弦跑调了,有的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,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”和着台上纳西少女的演唱,细雨旅人,古城春意,流水落花,天上人间。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90年代中期的宣科,常用英文调侃自己的“劳改犯”经历,老外哈哈大笑,台下领导满头是汗。

1996年,丽江发生了两件大事,一是2月发生了7.0级大地震,二是12月入选世界遗产。一悲一喜,亦喜亦悲,这个城市的走向就此改变。

旅游业爆发式增长,资本滚滚而来。越来越多的古城居民将房屋或卖或租,用赚的钱到县城买房。一位县领导当时忧心忡忡对我说:“人是古城的灵魂,如果人都搬光了,变成了旅游市场,那还叫古城么?”他所能做的,就是坚持住在古城里。

但他肯定想不到,比金元更厉害的是“炮决”。

2000年后,有意识或无意识,自愿或不自愿,丽江贴上“文艺”“小资”标签滚滚向前,没去过丽江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文艺青年。都市人太需要找个理由释放生活的沉重与乏味,丽江的荷尔蒙极剧上升,艳遇、暧昧在各种酒吧与客栈间眼波流转。“求带走”“求艳遇”“我要找初恋”……没有陌陌的时代,丽江夜晚的街头约炮基本靠吼。

后来,如果你一个人去了丽江,朋友圈全是暧昧的笑。如果你说,别误会,我是去工作的,大家笑得更暧昧了。

早在三胖“炮决”高官之前,丽江就已经被“炮决”。

只是不明白,同样是啪啪啪,在丽江啪啪啪的格就高了很多吗?谁能告诉我,究竟有多高?难道比华莱士还高?

天涯何处无芳草,啪啪何须去丽江,放那些美丽风景一马吧。不信拿起你手机摇一摇,隔壁老王在等你。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1997年,大研古镇著名的大石桥,因桥下能看到玉龙雪山的倒影,亦名映雪桥。该桥由明代木氏土司修建。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1997年,大研古镇街巷。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1997年,大研古镇大石桥附近。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1997年,大研古镇,民居建筑有不少夯土墙。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90年代的大研古镇街道,除居民外,鲜有游客。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90年代,玉龙雪山下的白沙古镇。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90年代,大研古镇三眼井,上井饮水,中井淘菜,下井洗衣。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因年纪太大,纳西古乐会的老人在台上有时会睡着,有时会跑调,这些耄耋老人今安好?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90年代,大研古镇街头打麻将的纳西族老人。

90年代:“炮决”前的丽江


90年代,白沙古镇洗衣的纳西族老人。

上一篇:我们难忘的夏日记忆 rikku再游台

下一篇:没有了!